水正霖忽然从地上爬起来,奶声奶气的说了两句“鸟鸟……鸟鸟……”然后就脚步不稳的跑向了墙角。

  许心蓝忙站起来紧跟在他的身后。

  不明所以的水云寒,便只见水正霖摇晃着到了墙角往那只大黄鸭上一骑,就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水云寒看的目瞪口呆,皱眉道“你怎么让他在客厅就……上厕所?”

  许心蓝微怔了下,道“他这些天都是这样的呀?”

  她见水云寒一脸的嫌弃,就又补充道“别人家的孩子,也都是这样的!”

  “你怎么知道的?”水正霖问。

  “电视上这么演的。”许心蓝解释道“而且,他今天有点坏肚子,我怕放在卫生间,他会来不及。”

  水云寒哪知道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是这样的,听她这么说,便也没有反驳,只是却觉得满房间里好象都有一种怪怪的味道。

  许心蓝很自然的拿着坐便器去了卫生间,冲洗过后,又拿出来放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水云寒的目光就在她湿漉漉的手上停留了片刻,他见许心蓝拿起张纸巾,在手上擦了一下,就要去摸水正霖,忙道“你刚洗过坐便器,就不再洗洗手?”

  “我洗过了呀?”许心莉看了看自己的手,觉得完全没必要再洗,但见他皱起了眉,还是又去洗了一次。

  水云寒这才舒展开了自己的剑眉。

  许心蓝也跟着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眉毛太浓的缘故,现在只要他一皱眉,她立刻就觉得浑身都有些不舒服。

  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落下了什么心理毛病。

  等到保姆从楼上拎着一个旅行箱下来以后,水云寒看了眼手表,打了个电话出去,没好气的问道“到哪了?”

  电话里的人忙道“已经到门口了,马上进去。”

  水云寒听到了外面的门铃响,才挂了电话。

  接着就前前后后的进来了三四伙人,有按摩护肤的,有做头发的,有化妆的,还有拿着各种衣服鞋子的。

  许心蓝跟个木偶似的,被人从头到脚的好一番打扮,就连脚趾头,都被人抹了润肤露和指甲油。

  在她感觉到自己的屁股都坐麻了,大脑也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时候,她才被给她做头发的造型师叫醒,“小姐,您现在可以去挑衣服了。”

  许心蓝看着各种跟晚礼服似的裙子,不是露背,就是趿拉地,她不由的皱了皱眉。

  这些都不是她喜欢的衣服,坦胸露乳,碍事巴拉。

  她左挑右选了半天,找了一件杏色蕾丝及膝,看着还算正常的连衣裙穿在了身上。

  化妆师把她处理过后微卷的长发在脑后松松的挽了个发髻,别了两支精致的钻石头夹。

  水云寒在客厅无聊的都要睡着了,才听到走廊里传来了高跟鞋声。

  他睁开眼睛,望向走廊,目光不由一滞。

  他早就知道许心蓝长的漂亮,但却没想到,盛妆打扮下的她,竟然会如

  此的惊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娇妻难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修罗武神楚枫只为原作者许心蓝水云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许心蓝水云寒并收藏娇妻难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