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

  鲁山县公安局的男厕里,蒋俊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立刻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喂,大伯,不好了!我刚刚接到消息,说是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有位女私家侦探调查了咱蒋家卖面的事儿,并且把搜集到的证据递交到了局里,现在局里决定立刻对你们

  进行抓捕!”

  蒋俊一边观察着厕所外的情况,急急说道。

  “什么?这——我草!咳咳咳——”电话那头的蒋为胜,连惊带气,一通狂咳差点背过气去。

  “大伯,情况危急,话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你们好自为之吧!”蒋俊立刻挂断了电话,一颗心七上八下。

  蒋家如果覆灭了,覆巢之下没有完卵,自己还能在警局里混么?不把自己抓起来就算走运了!

  “蒋俊,你在给谁打电话呢?”

  突然,一个冷冷的女声响在耳边。蒋俊猛一抬头,只见文蕾蕾冷着小脸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蕾蕾,你——这是男厕啊,你怎么进到男厕了?”蒋俊强作镇定,想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来,却根本没有这份演技。

  文蕾蕾二话不说,劈手就把蒋俊手里的苹果手机夺了过来,冷冷道,“你蒋俊都做警局的内奸了,给你蒋家通风报信,我进个男厕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话一说完,立刻便有两位警员走入了男厕中,他们愤怒地看着蒋俊,那意思很明白了。

  “唉!”

  蒋俊摇头一叹,无话可说,只好很配合地跟着三人走了出去,心中却有十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

  “爸,你又吐血了,没事吧?我草啊,事情怎么会这样的!”

  蒋名冲已经慌了手脚,蹲在茶几边上给老爸擦着嘴角的鲜血,感觉自己就像要上刑场的人一样,完全崩溃了。

  此时,客厅里正在打电话的蒋为利也收起了电话,一屁股坐倒在沙发上。

  “二叔,怎么样?大表叔能罩住咱们么?”蒋名冲立刻问。

  “你大表叔他——他已经被调查了,自己都保不住,哪还能顾得上咱们啊!”

  蒋为利双手捂在脸上,沮丧的情绪再也掩饰不住了。

  蒋家哥俩的大靠山,就是蒋名冲嘴里的“大表叔”,也是一位极有能量的大人物,可惜因为严重违纪而被组织调查,正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大哥,警方可能正在抓捕咱们的路上,咱还能想想办法么?难道咱们蒋家就这样完了?”

  蒋为利惶惶说道。

  以前,他和大哥蒋为胜都进过局子,但每次进去一趟都能安然无恙地出来,因为有人保着。

  现在,卖白面的罪名是再大不过的,上头那位表哥又被调查了,再也不可能保自己哥俩了,这可怎么办?

  “爸,二叔,咱们赶紧跑路吧!立刻离开这里,再把卡里的钱全都提成现金,先保个自由之身,然后再想对策!”

  蒋名冲突然说道。

  “好,就这么办!哥,只是得让你受点委屈了,忍着疼啊!”蒋为利立刻站起身说道。

  “阿利,你陪着名冲,你俩拿着银行卡和几根金条,立刻跑路吧!”蒋为胜说道,“我这个半残之身,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至尊小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修罗武神楚枫只为原作者黄金万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金万两并收藏至尊小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