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两相差四岁,这般笑闹起来简直再自然不过,他们一路谈笑风生回到家里。

  回家后,茱莉娅兴致勃勃地对玛丽亚说起自己看到的文物来,玛丽亚在家陪伴伯特伦夫人已是大为后悔,姐妹俩和埃德蒙一起讨论起异教的神灵和风俗来。

  等到汤姆回家的时候,埃德蒙难免要提起他们今天遇到的那位青年,汤姆说对这位只比他大一岁的青年评价不高:“哦,那可真是不幸,可怜的维多利亚。我还没有见过比他更加严肃和一本正经的年轻人,简直比他的表哥还要严肃和一本正经,那天晚上我换了几个话题,我想埃德蒙你应该知道,我至少聊了三个还是四个话题,我们先谈了谈天气,然后我询问了他们的赛马,看上去他不喜欢赛马,还是板着面孔;我们又聊了聊猎狗,他依然不感兴趣;最后我们说起了打牌,这位先生依旧不动声色。我们完全无话可聊,最后是菲茨威廉伯爵的小儿子解救了我,那是位风趣随和的人物,比他表弟有趣多了,我们友好结束了对话。”

  “哦,汤姆,我想你大大误解了达西先生,他并非一位冷漠无情的人,他对维多利亚很和善。”埃德蒙和茱莉娅一起反驳道。汤姆毫不在意,他已经兴致勃勃聊起自己的朋友遇到的糗事来。

  可另一边达西先生家里就不是这般和乐融融的情境了。大抵这天底下的长子不是如汤姆·伯特伦先生一般肆意享受自己长子的权利,就是如达西先生这般谨记自己的义务。菲茨威廉·达西自幼便知道自己要继承一份巨大的家业,难免严格要求自己;又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是独生子的缘故他也难以体谅他人的处境,对别人的要求也一样严格,对于汤姆·伯特伦这种肆意妄为的浪荡子弟是不可能看得起了。

  亲朋好友从未指出他这种性格有何缺陷。但是现在达西先生已经遇到了难题,他的性格面对年幼的妹妹可一向讨不了好,老达西先生的教子威克姆先生不用费丝毫力气就可以让这位小姑娘灿烂微笑<br/>,这让做哥哥的心里一直有些郁闷。这次好不容易讨教了一个讨妹妹欢喜的方法,刚刚准备询问乔治亚娜喜欢什么宠物,便不大高兴地发现威克姆先生已经买回了一只小狗。

  我们的女主角可不知道达西先生的这番郁闷,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遇到的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人物——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此后在伦敦的日子平平淡淡,尤其是兄弟俩返回学校上学后,姐妹俩就更加无趣了。随着托马斯爵士与老达西先生的交好<br/>,爵士看大儿子汤姆的浪荡越发不满。因此国会的职责履行结束,1799年的春末,他便带全家返回曼斯菲尔德庄园,希冀脱离纸醉金迷的城市能让大儿子走上正途,这不过是天底下老父亲们天真的愿望,可惜汤姆在学校里的行为他可管教不了。x 电脑端:/

  回到曼斯菲尔德庄园不久,诺里斯太太便又一次气冲冲地来报告一桩几乎年年都有的消息——范妮几个月前又生了一个孩子(即原书女主角范妮的母亲普莱斯太太)。

  说实话,托马斯爵士一直很惊异妻姐诺里斯太太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要知道他们已经十一年不相来往了。尤其当年诺里斯太太因为妹妹嫁了一个既没文化、又没家产、三没门第的海军陆战队中尉,多事写了一封信骂妹妹愚蠢透顶,惹火普莱斯太太,于是做妹妹的写信把两个姐姐骂了一顿,还出言不逊奚落了一番托马斯爵士的虚荣,从此伯特伦夫人连妹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然而今年与往年不同,就在他们得知这个消息没多久,伯特伦夫人就收到了普莱斯太太的一封信。信里情真意切地回忆起当年做姐妹时的情谊,充满悔恨地说起自己的错误——这门婚姻除了让她多了八个孩子、肚子里还有第九个即将出生,她什么也没落下,家里样样都缺,丈夫已经残疾收入大不如前,她恳请托马斯·伯特伦夫妇给即将降生的孩子当教父、教母,帮助抚养这个孩子,并且表明现有的八个孩子将来也要仰仗他们。

  普莱斯太太坚持了十年的自尊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她终于向亲戚们服软啦。“这就是范妮当年不听我们劝说的后果,不般配的婚姻必然是这番下场,所以我一贯劝说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不要被一时的激情所怂恿。托马斯爵士,您说呢?”诺里斯太太表示了一番自己的先见之明。

  “是的,我想年轻姑娘应该引以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综简·奥斯汀]曼斯菲尔德的茱莉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修罗武神楚枫只为原作者南华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华子并收藏[综简·奥斯汀]曼斯菲尔德的茱莉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