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薄妈妈情绪崩溃得厉害,身上并没有多大的力气了,但秦烟的皮肤太嫩,还是留下了痕迹。

  薄云深转过头,盯着秦烟脸上的目光,讳莫如深。

  他的视线如有实质,宛如一把刀,贴合着她的肌肤,令秦烟汗毛倒竖。

  半晌,他突然笑出了声音:“秦总监今天的脸,可真好看!”

  秦烟唇瓣挑了挑,挨了巴掌就好看!

  薄云深说话,可真是毫不拐弯抹角的,向她表达了他对她的厌恶。

  这些年,薄云深的教养礼仪,就算是在整个上流圈子里,也是首屈一指,难为他,总跟她过不去了!

  她笑了一声,没有接话。

  薄云深开着车,他有些漫不经心。

  脑海里全是秦烟脸上的指痕,虽然浅淡的几乎已经看不出来了,但薄云深还是觉得碍眼。

  甚至隐隐觉得,秦烟的脸,不该是这样的!

  而是应该,光洁无暇,瓷白的宛如一樽洋娃娃!

  他拧了拧眉心,找到了一个理由。

  秦烟怎么说,也是一个管理层,她的脸跟公司的脸面息息相关,他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

  况且,秦烟挨了打,他该高兴才对!

  不过是一巴掌而已!

  在上山,为了她秦烟,他被落石撞晕,为了救她,险些溺毙在水坑里!

  可她秦烟获救下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撤掉救援队,断他生路!

  薄云深舔了一下唇,踩了一脚油门。

  车子宛如离弦的箭,在不算宽阔的道路上,划下一道流畅的痕迹。

  两人都没有再闹什么事情,很快就到了绑匪说的地方。

  薄云深及时刹车,将车子停在了沙滩上。

  蔚蓝的海水,裹着湿冷的风,硬生生的将周遭的温度,下降了不少。

  秦烟下车之后,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她拎着箱子走了几步,一转头,就看见了紧紧跟着她的薄云深。

  秦烟身体一僵,止住脚步:“云深,绑匪在电话里说的很明白,要我单独带着钱过去!”

  薄云深从烟盒里抽出来一根烟,夹在双指之间,他拧了拧眉头,目光深邃。

  “钱给我,我去赎孩子!”

  “秦茵茵被绑,和我有拖不开的关系,我在怎么不济,也不会让你替我去承担责任!”

  “秦总监,你的人情,我薄云深可欠不起!”

  秦烟拎着保险箱的身体后退了两步:“薄总,不是责任和人情的关系,这是绑匪的要求!”

  “这个要求,涉及到了茵茵的安全!”

  “况且,现在也不是薄总逞英雄的时候!”

  “请你在这里等我们!”

  逞英雄?

  薄云深的五指收紧,秦烟脑子有病吧!

  绑匪约在沙滩上,放眼望去,一个人影也没有!

  秦烟是不是一个人来的,也是一目了然!

  谁知道,这里是不是有陷阱?

  他霍然伸手攥住了秦烟的手臂,几乎他刚碰到她的身体,她就毫不犹豫的甩开了薄云深。

  他拉她用的左臂,秦烟这个动作做完,薄云深的手臂尖锐的痛了起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秦烟薄云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修罗武神楚枫只为原作者豪门私藏挚爱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豪门私藏挚爱妻并收藏秦烟薄云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