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殷东一行进入那条通道时,西域跟圣山相连的一座黑色殿堂的传送里,秋莹跟岩部落的人也走了出来。

  这一路上,岩部落的巫选择的路线,避过了凶兽盘踞之地,迁徙途中十分顺利。从冰原出来,巫就领着秋莹找到一座破败的魔神分殿,让秋莹手持黑剑,开启殿门,进入其中,找到了一座直通圣山的传送阵。

  秋莹自从见到魔神分殿,就处在一种懵逼的状态……魔神分殿,跟黑曜圣堂是一样的!

  魔神殿,就是一座黑曜圣堂建筑群,从传出送出来,秋莹就感到一股阴森森的黑气扑面而来,岩部落的人都浑身发毛,秋莹也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倒不是不适,而是感到事态不受控制的恐慌。

  传送阵所在的殿宇,空荡荡的,墙壁镂刻着许多壁画,都是一些跟祭祀相关的画面,黑云缭绕的黑袍魔神,在云空俯瞰着下方的信徒……

  每一幅巨幅壁画中,魔神都手持一把黑剑,仿佛随时能撕裂时空,横跨万古而来。

  那杯黑剑,跟秋莹手中的黑剑一模一样,黑剑也仿佛有了感应,嗡嗡作响,而秋莹也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种毁天灭地的超自然力量降临,不由骇然。

  “黑剑,是魔神使者的魔兵。每一任魔神使者要进入圣山魔神殿,都需持黑剑,才能进入魔神殿。”

  巫的这番话又响了起来,让秋莹不敢再当成是无稽之谈,那种强烈的恐慌涌上来,感觉马上就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黑剑,是魔兵,也是无情之剑,不详之剑,嗜血之剑。魔神的使者,要想彻底掌控黑剑,必须进入圣山之上的魔神殿,以至亲至爱之人的血祭剑。否则,将遭到黑剑反噬,成为魔兵的剑奴,永世不得超生。”

  看到秋莹的恐慌神色,一直关注着她的巫,目闪异彩,声音缓缓响起,就像是一缕魔音,不受控掉的钻进她的脑中。

  秋莹猛地转头看向巫,这是巫第二次说同样的话了,这个老神棍在蛊惑她,可她有个直觉,也许冥冥之中,有什么事情早己注定了。

  与此同时。

  殷东也仿佛有了感应,心情燥动不安。

  在他的耳旁,仿佛有人低喃:“天更黑了,像是有黑雾从她身后的海面上席卷而来,从天空的云层中有一缕月光洒下,恰好照亮了她所在的礁石。

  黑暗与光明的碰撞,伴着海风的呼啸,在这一刻都成了她的背景,给她笼上一层神秘的气质。

  她只要安静的站着,就己经美得惊心动魄了……”

  殷东心头狂跳,这是前一世,他在老道师父的道观里,曾看到一段写在发黄书页上的文字,而他重生以后,在秋莹第一次到大湾村时站在礁石上,俨然就是这一段话描述的情形。

  那张发黄的书页……是包裹那个诡异小贝壳的!

  为什么来到圣山之后,他会听到有人念这一段话?

  难道说,秋莹己经来了圣山,离她不远?

  一瞬间,殷东心头涌起各种恐慌的念头。

  圣山深处。

  巨大的地脉交错纵横,并没有灵气,有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超品渔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修罗武神楚枫只为原作者季小爵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小爵爷并收藏超品渔夫最新章节